沈建光:用好“消费券”,发力“新基建”

 114实盘配资平台www.n23.com.cn     |      2020-05-14 17:41

  投资同样受到较大冲击。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6.1%,基建投资下降19.7%,制造业投资成为最大拖累,3月份同比下降25.2%,表现相对较好的是房地产投资,但这是一个问题。今天深圳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发布通知,让银行查企业贷、房抵贷,因为很多贷来的钱并非用作企业经营,而是用更低的利率、更高的按揭比例去买房。

  近期,沈建光博士在中欧校友会中国校友在线分享系列活动上提到,要用好“消费券”,发力“新基建”。他指出,消费券只有消费才能使用,而且有杠杆,效果比发钱好得多。新基建也会发挥巨大的作用,提升数字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升智慧生活的水平。

  新基建会发挥巨大的作用,提升数字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升智慧生活的水平。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不光在技术上投入,主要是改造传统企业,这是非常明显的变化。

  三是后疫情时期的产业链转移风险。中国的计算机、通讯和其他电子设备出口依存度达到50%,其他的装备制造、部分服装等,有20%-30%的生产用于出口,全球需求下行,上述商品消费将大幅下降。此外,电子设备、汽车的很多零部件也是从海外进口的,所以也会受到影响。石油方面问题不大,目前油价下跌,中国在增加购买。整体而言,中国的很多商品,包括电子、纺织、文教、体育用品等进出口依存度都是非常大的。(推荐阅读《疫情冲击哪些中国产业链?进出口风险敞口有多大?》)

  中国经济面临“三大关卡”

  货币政策方面更加灵活适度,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中国政府现在做的逆回购,包括再贴现、再贷款其实也是量化放松的一种,8000亿人民币已经投放出去,还有降准、降息,降低贷款利率。为什么深圳的房子炒得这么厉害?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特别优惠,所以企业主把自己的房子先贷出去,拿了钱之后不搞经营,又去买房子,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疫情下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配合 | 春季莫干山论坛

  沈建光:再议破除“四万亿”恐惧症

  中央明确专项债投向,投向新基建的比例快速增长,专项债“杠杆”将撬动更大的新基建投资。现在专项债主要投向交通运输、新基建,包括5G、特高压等。但其实新基建远不止这些,事实上,数字化改造、传统领域的数字化升级就是新基建,新基建就是数字基建。(推荐阅读《沈建光:”新基建“为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

  工业生产回暖,中小企业生存压力仍然较大

  消费从“休克”中边际恢复,投资”三驾马车“同时熄火

  沈建光:消费金融的短“危”长“机”

  消费受疫情影响较大。虽然3月份社零较1-2月有所回升,但下降幅度仍然达到16%。与此同时,消费细分品类中只有食品、饮料为正增长,整个一季度“最惨”的是汽车、金银珠宝、家用电器等品类。

  财政政策方面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目前已经有6000多亿的减免费用,投放了12000多亿的财政补贴。最重要的是特别国债,中央发行特别国债的决定需要本月23号~26号人大常委会通过,而增加赤字需要两会通过。现在受两会的限制,很多政策力度没有想象中大,但预计接下来财政政策会加码。

  消费券的效果比发钱的效果好得多,因为消费券只有消费才能使用,而且有杠杆。杭州之前的消费券实践就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这次的力度会比当时大很多,可能是全国性的。(推荐阅读《沈建光:稳经济,如何用好”消费券“?》《沈建光:二季度是投放”消费券“的最好时间窗口》)

  开白、转载、媒体合作、采访请联系研究院助理(ID:yxj615901)

  从工业上来看,3月份复苏明显,工业增加值跌幅收窄。专用设备、铁路、机械等都出现了明显的反弹,但汽车还是表现较差。

  中国经济在一季度出现大幅的负增长,GDP同比下降6.8%。其中,第一产业下降幅度较小,第二产业下降最多,第三产业下降幅度明显好于第二产业。众所周知,餐饮、旅游等行业受疫情冲击较大,为什么第三产业的表现反而比第二产业好呢?主要原因在于金融业,金融业基本维持6%的增长,且在第三产业中的占比非常高。除此之外,互联网等一些很重要的服务领域,也依然维持正增长。

  往期文章回顾:

  社会政策方面“六保”托底,提振市场和民众信心。最近政治局提到了“六保”,以“六保”换“六稳”。“六保”主要搞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这些政策也是非常正确的,因为稳定就业、保障就业,就是对扶贫最大的贡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二是全球大流行带来的外需冲击。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全球大流行爆发,各国进口需求大幅下降,我国很多出口订单被取消,1-2月份下跌17%,3月份下跌6.6%。但4月份出口有所反弹,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疫情得到控制后,海外疫情蔓延,中国的防疫用品出口大增。并且海外在家办公的需求增加,带动计算机需求增加。除此之外,其他商品的出口依然面临较大压力。(推荐阅读《沈建光点评一季度贸易数据:出口压力正从供给侧转向需求侧》)

  用好“消费券”,发力“新基建”

  监管政策也在放松,提高对银行不良率的容忍度,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展期和续贷力度,鼓励对中小微企业大幅增加资金。现在怕的是中小微企业拿到钱不去搞生产,而是又投到房地产。

  最近大家普遍在讨论产业链会不会转移?疫情也表明,把所有的生产放在一个国家,是有固有风险的,包括疫情造成的运输中断等。很多国家在疫情之后可能考虑在本国设置医药、化工等的生产线。除此之外,欧美国家希望保证自身产业链完整性、以摆脱对他国尤其是中国市场的依赖,这也会加大中长期产业链转移的风险。

  主板和新三板共1万多家企业的财务数据显示:大中型企业,尤其是主板上市的企业,如果关门6个月,大多可以维持现金流的正常运转;但新三板企业、中小企业等,因为本身的财务情况在恶化,加之疫情冲击,现金流情况并不乐观。从2018年年报数据来看,利息费用保障倍数低于1的企业数量占比为41%,如果三个月不经营,这些企业将出现明显的流动性困难。

  一季度中国GDP同比下降6.8%,消费从“休克”中边际恢复,投资“三驾马车”同时熄火,中小型企业面临强烈的生存压力。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走势会将如何?政策又将如何应对?

  本文根据沈建光在中欧校友会中国校友在线分享系列活动上的发言实录,进行精编整理,供大家参阅(内容有删减)。文章承接上一篇《沈建光:全球经济至少会出现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多重政策提振市场信心

  一是疫情下的阶段性供给冲击。“抗疫”期间,绝大多数工业和服务业企业停产停工,供给几乎停滞。从用电量来看,2月份出现明显下降,3月份已经有所好转。(推荐阅读《沈建光评GDP-6.8%:经济回暖需跨过三道关卡》)

  沈建光:新基建为“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破茧重生创造了积极条件

  文 | 沈建光